宗旨:以人为本,确保服务质量和安全  
使命:全心全意为人民健康服务
急诊科的一天
 二维码 91
发表时间:2018-09-18 15:31

急诊科的一天


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头发全部往后扎成髻,一身浅蓝色上下装干净利落,嘴唇上画了点淡唇彩,看起来精神不少。

7:20许,我踏进抢救室大门,对,我是一名急诊科护士,看着后夜同事一脸憔悴和凌乱的头发,我明白昨晚又是一场恶战。果然,他们为一个肝硬化消化道出血病人忙活了一夜,凌晨两点不到开始呕血,又是输血又是三腔二囊管止血, 终于在一小时前稳定病情送ICU住院治疗,这些都过去了,而我工作的一天即将开始。

准备工作之后,主班们会对病人逐个进行床单位整理、翻身、病情评估、健康宣教、基础护理,最后统一交班办公班组织每日小讲课学习专业知识和规章制度,护士长传达近期医院会议精神和内容。这个时候,医生也开始交班,查房,开医嘱,该复查的复查,该继续用药的继续用药,一切紧张而有条不紊地展开着

“呼咻……”抢救大厅的大门被打开,伴随而来一阵急促的平车推动声。“电击后高处坠落!”120医生喊道,不容我有任何迟疑,身体已经不自觉往1床方向奔去,顺手推了最近的治疗车,蓝色手套已上手。“一!二!三!”患者被转移到抢救床,一个一百八的健壮男子,这个时候三个瘦弱的护士搬运起来似乎也忘了有多困难。呼叫患者无反应,无自主呼吸,未触及颈动脉搏动,第一时间实施了心肺复苏。急诊外科医生赶到,“患者半小时前电击后3米高处坠落,现在神志不清,没有颈动脉搏动,已开始心肺复苏!”护士汇报。此时心电监护全套安装完毕,静脉通路打开。“林格500ml静滴,暂停按压分析心率!”“停搏!继续按压!肾上腺素1mg三分钟一次静推!准备气管插管!”医生连珠炮似的下达医嘱,而我们早已习惯这种阵仗,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复述医嘱、核对,随后用至病人身上。病人家属还未联系到,分诊通知总值班,为他开通了绿色通道,抢救工作没有被耽搁一秒钟。所有抢救措施都已用上,然而这个男子的生命体征还是稳定的停搏。记录间隙,我上下打量了一番,三十出头的年纪,脸上已毫无生气,心里不禁一阵惋惜,也只能是惋惜。结果似乎早已预料到,死神抢先一步扼住他的咽喉,任我们怎么拼尽全力也无法挽回。

急诊室的平静从来不会维持太久果然,熟悉的车轮声再次响起,这是一个失语伴左侧肢体活动不利一小时的患者,仍在溶栓时间窗内。医生赶紧开出抽血化验和CT检查单,神经内科急会诊,45分钟内出CT报告和血化验结果,一气呵成。专科医生给出治疗方案并向家属说明利弊之后,家属在溶栓和保守治疗之间积极选择了溶栓。这意味着,他们将花费5000块买一泵阿替普酶,根据体重,如果超过55公斤,则需要两泵,不过在健康面前这都不是事。虽然已经有过不少经验,每次拿到阿替普酶仍然会特别小心特别敬畏,按剂量抽取后,调节好走速,一小时泵完,按要求检测血压,观察瞳孔、有无出血倾向,最后送住院。

时间走到了饭点,主班匆匆扒拉几口饭,又要接着上班。在急诊,日班是从早上7:30到下午5点无休。饭后,总算得空可以再次核对医嘱,查看最新的化验和检查报告。留下来的4个病人里,有一个感染性休克的,感染指标很高,但CT未找到明确感染灶。该病人是五保户,没有老婆孩子,只有一个兄弟陪护,血压始终不稳定,靠升压药勉强维持,患者一直有恶心呕吐,还诉腹胀。我们只能遵医嘱给他插上胃肠减压,希望可以缓解他的痛苦。由于经济条件不允许,家属拒绝转上级医院拒绝ICU我们能做的只是尽量稳定病人的病情以及情绪,所幸,用上升压药后他的血压没有再继续往下掉,胃肠减压以后他也稍微眯了会儿,我们也跟着松了口气。

这么一来一去已经到了下午3点,分诊带进来一个胸闷2小时的老太太做心电图检查,儿子和儿媳陪着,老太太看起来还挺硬朗,既往也没有心脏病病史,然而这次心电图提示V3V4V5导联ST段明显抬高,我们立刻接收了老太太,心监、氧气、左手留置针、心梗包,医生又进一步做了18导心电图,一下子三四个医生护士围上去,显然老太太被整蒙了,嚷嚷着我没病我回去挂个葡萄糖就好了。我一边安慰她,一边给她抽了血放进我们的MQ60机器里化验肌钙蛋白。医生呼叫了心内科会诊,同时向家属告知了急性心梗这个毛病的凶险程度,也说明了行急诊PCI的风险和必要性,心内科医生到达后向家属传达了更多相关知识。

看得出,家属还是在迟疑,换作是我,我也无法一下子接受这样的消息,他们仍然不死心问医生是否还有其他办法,但得到的答案是:这是目前最有效的救命办法。谈话间,医生已经通知导管室准备。俩人出去打了一通电话,估计是和家里人商量了,10分钟后,他们回来了,说“医生我们决定还是去做这个手术”。这时老太太的肌钙蛋白结果已经出来——阳性。得到家属的“指令”,赶紧让他们去办住院手续,给老太太测了最后一个生命体征后便直接送去了导管室。回来后,我舒了口气,从老太太进抢救大厅到送导管室,不过半小时时间,我的精力却好像消耗了大半。

下午5点,前夜小伙伴准时来接班,夜班通常只有两个人,工作量却并不比白天少,酒足饭饱后,常会有酒精过量的送来,还有白天发病忍到晚上忍无可忍才来的……但在他们坚守的七个半小时里,依然一丝不苟对所有病人负责,有时候忙到来不及喝水来不及上厕所,嘴里喊着“为什么拼命工作?还不是因为穷!”可事实上,也是少有人能懂得医护的理想和决心吧。

为了给患者提供更优质的生命保障,我们正在开展创伤中心、卒中中心、胸痛中心工作,有着规范化流程,医生和护士也定期培训专业知识。这是所有急诊医生护士普通的一天,日复一日,我们的梦想不是做个英勇的战士,只希望所有人能一样健健康康。

微信扫一扫